“第七次”出发寻找广州从前界碑,藏在居民菜园中,许多人不知道

如果你是爱生活、爱旅行、爱摄影、爱美食,跟珊珊三丫头一起出发吧!

界碑,指边界标记物,是用来辨别一个地区与另外一个地区之间的边界位置和走向,例如有国、省、市等的界碑。1930年,广州进行拓城时,为了将当时广州与番禺、南海划分开,明确当时广州扩大的范围,于是就在边界位置树立了水陆界碑石共46方,其中陆界26方,水界20方……到2022年,经历了92年,广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从前的边界已逐渐模糊,在很长一段时间,没有太多的人关注这46块界碑石了。然而,已失去原来作用的界碑,除了成为历史的印记,还成为了一些喜欢考古与历史文化的旅游者眼中的一道风景线……于是,有人开始努力寻访这些从前界碑石的下落……它们现在散落何方,现状又是怎么样呢?

喜欢研究历史文化的珊珊三丫头真的很想找到答案,于是就在开启了探访广州从前界碑石的旅程,在前面已先后六次在广州从前的边界探访到六块界碑石的下落(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看前面的文章或视频)。今天,我将“第七次”启程,探访“第七块”界碑石: 石围塘界碑。

石围塘,从前归属芳村区,现在则属于广州市荔湾区,现在这里的西面与佛山市南海区对接,在石围塘辖区内有4.2公里长的珠江岸线,有全国规模最大的芳村茶叶市场,有华南地区最大的岭南花卉市场,有超百年历史的石围塘火车站,有建于1612年的通福桥(即五眼桥),还有广三铁路总工会旧址、大新大押等文物点,游客来到广州,石围塘也是一个值得来逛逛的地方。今天珊珊三丫头探访的“石围塘界碑” 就是在石围塘花地河畔,出发前,我查找了许多地方,也没有找到一个可以导航的具体地址,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情出发了。

因为以前珊珊三丫头曾经来过石围塘火车站这里取景拍照,所以对这一带也是熟悉的,从石围塘的南方茶叶城穿过石围塘铁路后,再走一段就正式进入花地河畔。刚刚来到花地河畔的一刻,我还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从前这里到处是杂草的,还堆了不少垃圾,但现在这里整条河涌及两岸有了非常大的改变,河水清了,岸边建起了一条绿道,道路边种满了鲜花与植物,变得挺漂亮的。在河边,我还见到有不少人在钓鱼,明显感觉到这里的生态环境有了“质”的提升。只是。这时我的心思全在寻找从前的界碑了,美丽的花地河畔景色就留待找到界碑后再欣赏了。

珊珊三丫头从花地河畔的一头走向另一头,走了很远,没有找到!在对岸是葵蓬村,明显是超出当年界线的范围,而且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我,界碑就在附近!可就是遍寻不获!我决定再原路折回走,沿着河畔边重新再细致搜索一遍。这时我想起了之前看到的报道中提到,界碑是在一片菜园地中发现的,所以,我就对河边的菜地格外地认真观察。同时,只要见到有路人经过的时候,我都会询问一下是否有见过界碑,问过的人都是摇头离开了。难道这次寻访以失败告终?

在花地河畔找了许久的珊珊三丫头,感到又热又累,发现在河边的高位处有椅子可以坐下休息,就打算先坐一会,喝点水,然后再寻找。在我喝水的时候,不知从哪儿跑过来了一只可爱的小花猫,对着我“喵喵”地叫几声,然后转身离去,见猫儿这么可爱,喜欢猫儿的我忍不住跟了上去,猫儿穿过了一条小路,来到一片菜园门前停下了脚步,我探头往菜园地一望,里面有一块蓝色的牌子,感觉是文物保护的牌子。这时,我发现菜园地有一位伯伯正在忙碌,我马上上前询问里面是否有一块从前的“界碑”?原来伯伯是这片菜园地现在的主人,伯伯确认了界碑就在里面,我在征得他的同意之后,就进入菜园地内参观和拍摄了。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”。

石围塘界碑藏在了花地河畔的一处私人菜园地内,有障碍物围着,要发现真的不容易,即使在附近经常走动的人,也是不知道这块界碑的存在。所以,珊珊三丫头是挺幸运的!

珊珊三丫头走近界碑,原来刚刚看到的蓝牌是广州文物局立的“广州市文物安全直接责任人公示牌”,旁边还有一块黑底金字的“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”的牌子。上面写着:广州市文物保护单位,广州市界碑(石围塘碑),2002年7月公布,2017年7月24日重立。在文物保护单位牌子旁边,就是用花岗石制作的界碑石,不过这与我之前见的界碑不一样的地方:它大部分被埋在泥土下面,只露出了一小截,除了尖尖的顶部,碑身的四面也露出了小部分:一面刻着“市”字,一面刻着“广”字,另外两面则看不到文字了。我拿出尺子度量了一下,露出地面的长度只有22CM,还不足原来的四分之一。

在参观这块石围塘界的时候,珊珊三丫头和菜园地现在的主人伯伯闲聊,他表示对于这块界碑的历史不是太了解,只是这里偶然会有一些人过来寻访,才略知道这块界碑的价值。

珊珊三丫头看到石围塘界碑的菜园地的地方,距离花地河畔大概是20多米,我原来以为这是46块碑石中的“水界”一块,但其实这块界碑并不以附近的河涌为界,立石处就是从前的边界,是一块“陆界”界碑。另外,从有关的报道中,我们有这样一个关于石围塘界碑不确定的信息:我们见到其他界碑石立碑的时间都是“民国19年”的字样,但这个菜园地的从前老屋主(不是今天见到的伯伯)的回忆,界碑上所刻的是“民国11年”,并非“民国19年”。但现在这只能是一个谜了,因为此时界碑绝大部分藏在泥土下,这个争议无法考证。只希望有一天界碑石能重新全部露出地面时,解答人们心中关于“立碑时间”的疑团。

参观完石围塘界碑后,我把菜园地的门锁好,然后静静地离开。藏身在居民菜园地内的石围塘界碑,它保持着原有姿态,告诉人们这里曾经的过去,一切是最初的样子,不刻意地保护,也许就是最好的保护。

那么,你对广州1930年立的46块界碑历史了解吗?你知道几块过去界碑石的下落?在花地河畔的石围塘界碑石,你有见到吗?你认为这样的保护是否足够?如果你旅游,是否会有寻访这些有历史意义的“界碑”的兴致呢?如果在你的旅行中,遇到过当年的界碑石,能否留言分享?有兴趣的朋友,让我们一起找寻这46块界碑的下落吧!本文是版权作品,未经珊珊三丫头书面授权,严禁搬运、转载、洗稿。如需转载,请与作者珊珊三丫头联系,谢谢。


posted @ posted @ 22-09-20 07:08  admin  阅读量:
乐喜彩票平台,乐喜彩票官网,乐喜彩票网址,乐喜彩票下载,乐喜彩票app,乐喜彩票开户,乐喜彩票投注,乐喜彩票购彩,乐喜彩票注册,乐喜彩票登录,乐喜彩票邀请码,乐喜彩票技巧,乐喜彩票手机版,乐喜彩票靠谱吗,乐喜彩票走势图,乐喜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乐喜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